怎样联系媒体记者,男子郑州地铁内助人,事后联系媒体求表扬,对此你怎么看?


时间:

今天上午,一名男士打来电话称,自己前几天在郑州火车站,帮一位不会买地铁票的农村女孩买票,希望记者能表扬一下。他说,自己做过很多好事,一直隐姓埋名。这次,快年终了,求个表扬,如果他所在的国企看到了,对自己评先评奖总归有益。当然,他也不完全冲这去。他主要希望,他心存善良,单位能知道有他这么个好人就行。

我持赞成的观点。

夏天,我陪母亲去某商场买鞋子,付钱的时候,我发现旁边有个钱包,因为钱包敞开着,里边一堆红红的钞票在像我招收,我看了看旁边没人,拿起钱包对收款员说“是不是谁把钱包丢了”,收款员一听抬起头来看看,周边确实没有其他人,接过钱包对我表示感谢。我内心暖暖的。

出了商场我对妈妈说,朴实地妈妈说“应该给个大红花呢,毕竟做了好事,”我笑了笑说“我都多大了,还大红花?”

第二天我对同事说起这件事,没有特意炫耀的意思,只是让大家评价一下“我妈妈这个大红花问题,”然而大部分同事没有嘲笑我妈,而是笑话我说“你可真傻,捡钱了还送出去。”

我整个人凌乱了……


我在想小时候家人一直教育我别人的钱不能随便拿,要拾金不昧,电视里经常表扬的也是这种人,所以我一直认为捡到东西给别人是一件好事,然而,我长大了,同样的拾金不昧怎么成了“傻逼”行为了呢?

所以我是赞成媒体对好人好事进行播报的,而且要求媒体进行播报也是传播社会正能量的行为方式,又不是要求帮助他人了,他人要为此付费,有何不可!

码字不易,敬请关注,谢谢!

提及该事件,实则类似的情况也很多,对于该事件中的主角,我们不排斥也不提倡,小编也处于中立的态度,而其实,近些年,类似该新闻事件中的“好人”也是层出不穷,他们也被称为“另类好事”尤其是一些社区干事或者巡防员,他们做过好事儿之后,会想方设法暗示被帮助人送锦旗、写感谢信,或者希望借助媒体给予宣扬报道。

而不少网友也表示,做好事儿其实是完全凭个人意愿,至于被帮助人是否给予奖励也是凭借个人意愿,这其中,有人选择给钱给物、有人选择写感谢信、送锦旗,也有人只是当面口头表示感谢,作为“好人”而言,办好事儿索要表扬的心情可以理解,毕竟,崇尚荣誉没有错,甚至有些单位会将此殊荣当做“涨薪”或“升职”的筹码,由此,也就出现了“索求表扬”的事件发生。

作为普通人而言,这种情况倒无可厚非,但是,如果作为公职人员来讲,如此之举便有些不妥,“索求荣誉”也会变相成为“吃拿卡要”,如此一来,也让本就简简单单的“雷锋行为”变了味儿,难道不是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