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天海历史原型,《雪中悍刀行》中张巨鹿的历史原型是谁? <#21---->


时间:

在我看来,张巨鹿的原型,有两个。

第一个,大家肯定都明白,是明朝万历年间的首辅,张居正。

这个一人为明朝延续国运五十年的改革家,更是被誉为当了十年的站皇帝。

可见其权利之盛。

张居正任首辅这十年间,分别在财政上,军事上,吏治上,等等做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,令大明王朝一时之间政清人和。

在他时任首辅,改革的紧要关头,他的生父去世,为了不让他的政治措施功亏一篑,他选择了,夺情。

而此举在古代忠君尽孝观念根深蒂固的年代里,未能尽孝何来忠君,此举做法,令当时的很多人所诟病。

万历十年,张居正病逝,享年58岁,赠上柱国,谥文忠。而后均被褫夺,更是下令抄家,并削尽其宫秩,迫夺生前所赐玺书、四代诰命,以罪状示天下。家属或饿死或流放。

生前位极人臣,死后恩宠全无,更是被株连九族。这一点,书中张巨鹿的结局和张居正别无二致。

而第二个历史原型,我认为是晚清四大名臣之一,一生风雨裱糊匠的李鸿章。

雪中的离阳王朝,和张居正所出的年代,终究还是有些差别的。

离阳,鲸吞九国,一统天下,有面和心不和的北凉铁骑三十万,再往北更是有百万铁蹄的北莽,内有顾剑棠,燕剌王赵炳,曹长卿等人的老谋深算。

离阳王朝的太平盛世,是文有身为裱糊匠的张巨鹿,武有人屠徐骁的坐镇北凉。

因此方能得太平,得盛世,得天下。

而在徐骁老死床榻之后,离阳失其鹿之后,北莽南下,西楚复了国,小人屠入了蜀,燕剌王的南疆也是蠢蠢欲动。

天下大乱,就算赵惇生前布置,更是搬出了齐阳龙,也没有保住他那一脉的赵家天下。

张巨鹿死后的离阳,就连最基本的面子都丢掉了,纷争不断,大厦将倾。

这跟李鸿章的又有一些相似的。

而张巨鹿更是在书中自诩裱糊匠,李鸿章也是曾经自嘲自己是裱糊匠。

此二人,还是有一些相似的。


欢迎关注,祝你幸福 。

以上。

张巨鹿,没有原型,如果非要有一个原型,

他是古今读书贤人君子品质的集合。

张巨鹿的宦海痕迹,与明朝内阁首辅张居正相似。

张巨鹿的为官理念,则是宋代张载的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”。

从一介布衣,一步步官至内阁首辅,集天下大权于一身,力主推行改革,内安百姓,外御强敌,使得明朝有中兴之象,死后一切功绩被神宗推翻,十几口家人活活困死饿死在家中。这是张居正。

从小黄门做起,一出黄门便成龙。两年内连升十一级,直至补上恩师老首辅的位置,成为文臣魁首,成为天下文官的执牛耳者,号称离阳的“站皇帝”。张巨鹿死了,是自己求死,死后家破人亡,香火断绝,尸骨无存。这就是张巨鹿。

张巨鹿是一个什么样的读书人?他不是一个人,他是一群人,他无敌到什么程度了?我告诉你,他无敌到党同伐异都不屑一顾,这下你懂了吧!

张巨鹿不结党营私,进京为官时便把家族迁往太安城,三个儿子,一个女儿,都不曾沾染到他一点的光彩,为官一生,只向百姓要了一壶酒。正如张居正所说:“愿以深心奉尘刹,不予自身求利益”。

张巨鹿心怀天下,他向着天下人。对于离阳赵家来说,是先有赵家才有天下,对于张巨鹿来说,先有天下再有赵家。离阳老皇帝说,白衣僧人多给他们60年太平他都不要,因为不利于赵家。如果是张巨鹿,你猜他要不要呢?

徐骁,灭春秋六国,破世家豪阀,打破的是世家豪阀门厅。而张巨鹿在离阳的改革,则是为寒门士子张开了大门,世家豪阀的垄断庙堂的局面被打破。徐骁是沙场武将的极致,张巨鹿则是庙堂文臣的极致。

张巨鹿是一个时代的终结者,也是一个时代的揭幕人。

张巨鹿的死,是读书人的死,也是读书人的再生。

黄三甲曾说:“我要天下再不见烽火狼烟,再无应跪之人,再无理所应当之事”。如果说黄三甲是站在庙堂之外,搅风搅雨,那么张巨鹿则是在庙堂之上大开大合,削藩,巩固边防,整顿吏治,限制武将,整顿盐铁,为天下谋求一个太平。为天下寒士开方便之门,使“朝为田园郎,暮站天子堂”成为现实,使“寒门无公卿”成为历史。张巨鹿一生为苍生,他在庙堂上做了太多事,但最终目的都是以寒士政治代替世家豪阀制。

压制世家豪阀,提携寒门士子的情节,则与三国曹魏所制定的九品中正制相似,寒士与世家豪阀的争夺,前后持续了三百年左右,直到科举制出现,才逐渐稳定。《雪中悍刀行》中黄三甲关于读书人,关于庙堂期望,大约是三百年后。

张巨鹿是一个完美的理想主义者,从大义而言,张巨鹿几乎没有丝毫的缺点,一言一行都与自己的理念契合。古人说,贤人君子一言一行以为天下法。张巨鹿,为了为后世寒士读书人设立一道界限,一个警戒,甚至算计自己的儿子,来警示后世读书人。

张巨鹿最后的时光里

小儿子张边关猛然抬头,红着眼睛责问道:“这趟来,我其实就说两件事,第一,有御史弹劾我大哥侵吞良田,二哥科举舞弊,别人骂你首辅大人,我不管,也没那个本事掺和,可为何如此作贱我两个哥哥?!”


张巨鹿打断幼的言语,平静说道:“永徽八年,我确实帮你大哥购置过良田三百亩,手法并不光彩,只是你大哥一直蒙在鼓里而已。”


张边关愕然,然后眼泪一下就涌出眼眶,喃喃自语,“这是为何啊,为何你连自己儿都要算计啊……


张巨鹿放下书,站起身,双手拎着那只小火炉,自言自语道:“寒门无贵的规矩,已经打破,意义之大,比起当年大秦帝国之后纵横游士纷纷创立豪阀,‘游’士不再是那无根浮萍。可豪阀的利弊,这八百年来谁都深有体会,那么未来八百年,如今那些跳过龙门的寒士,可会自省?又会自省几分?寒士骤然富贵,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堂。你真以为谁都能在官场这染缸里把持得住本心?恰恰是这些光脚之人,站在了高位上,一旦为恶起来,最是没有底线。”


张巨鹿笑了笑,说道:“这个门,是我张巨鹿打开的,那么反观我张巨鹿,堂堂一朝首辅,权倾朝野二十年,尚因孙舞弊贪墨一事而身败名裂,算不算是给后世跻身朝堂的寒士公卿一剂的清凉散?”


这样的张巨鹿,在历史上哪里能找得到。这样的读书人,有岂是一个读书人能够代表的了的。

最后说句题外话:现在的读书人,再看张巨鹿,会不会像《大话西游》中的至尊宝看孙悟空一样,“他好像一条狗(一个傻子)啊”